欢迎光临免费送彩金288官方网站!
服务热线:0755-27270437

新闻资讯

中国造车能力进化史

来源:免费送彩金288日期:2018-12-30 14:36 浏览:
1983年4月,首辆在中国装配的桑塔纳下线
 
这几次颇具历史意义的合资案,背后都由时任国家领导人亲自站台。上海大众的成立,当时经小平同志亲自批准签字,甚至早期几个汽车行业里的合资公司,都是总理亲自出面签字,从此便有了上海大众、一汽大众、三江雷诺、长安铃木、东风神龙、上海通用等一系列中西结合的名字。
 
从80年代中期开始的那个时代,也是中国汽车产业史上的第一次合资浪潮。
 
这段时期,中国的造车企业批量引进流水线生产方式和品控理念,迅速摆脱了以前手工作坊式的模式,整车产量和质量得到迅速提升。同时,出于对国产化率的要求,产业链上的零部件企业也迎来了一轮快速发展的机遇。[8]福耀玻璃、吕巷后视镜等如今国内多家著名的零部件企业,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崭露头角。
 
但是,彼时的私人消费市场并未完全打开,合资企业之间仍然存在着理念冲突、管理磨合等诸多问题,第一批合资企业,如广州标致、三江雷诺、北京吉普等,大多在短暂辉煌后折戟沉沙,成为先烈。而走群雄逐鹿留下来的几家企业,如上海通用、一汽大众、上海大众等,无一例外成为如今的行业巨头。
 
1997年是一个很有趣的年份。改革开放已经18年的中国经济快速往上走,每个富裕起来的家庭都开始计划添置一辆家用小轿车。行业敏锐地感知到,轿车一定是未来中国人的一个大的需求,中国的轿车市场一定会有大的发展。
 
当时的中国,合资企业卖的车主要就是老三样——捷达、富康、桑塔纳。在不少消费者眼里,老三样又丑又贵,一辆都要20多万。但是没办法,买不到别的车。于是90年代末,以吉利和奇瑞等为代表的自主品牌企业横空出世。
 
1997年,是李书福闯入汽车行业的一年。这个被称为“汽车疯子”的浙江农民,从开照相馆再去干摩托车干冰箱,最后觉得汽车这事挺好玩——汽车有什么难的,不过是“四个轮子加一个沙发嘛”。
 
在当时很多人的眼里,这个刚刚靠卖摩托车发了一笔小财的男人完全“膨胀了”。不少好心的领导也劝他别干这事,批量规模太大,对资本的要求也太高,进入这行业几乎就等于自杀。而这个“汽车疯子”扔下一句日后被媒体津津乐道的话:
 
“就是自杀,你也给我一个自杀的权利嘛。”
 
对于后进者而言,造车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就是如何去追赶别人。当时的李书福,从国外买来一大堆车,拿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拆车。当年日本和韩国汽车工业的崛起,都走了一条同样的路叫From imitation to innovation——从模仿到创新。具体来说就是Reverse engineering——逆向工程。把车拿回来拆完了,能给装回去这车还能开,这就是逆向工程的能力。
 
中国造车能力进化史
 
创办吉利的李书福
 
而同样成立于1997年的奇瑞,选择的却是另外一条道路。
 
1997年的安徽是个地地道道的农业省,面对全国工业化的大浪潮,领导班子希望找到一个具有抓手效应的产业,以此把全省的工业抓起来。安徽选择了汽车,这项被命名为“951”的工程,意思是安徽省九五期间的一号工程。
 
当时的合肥已经有了江淮汽车,主要产品是卡车,省委决定把轿车放在芜湖干。这座毗邻南京、浙江,位于长三角腹地的城市,属于当时安徽省内交通便利、经济基础还不错的地方。时任芜湖市委书记詹夏来,是一个学中文出身,颇具情怀的毛式领导。
 
奇瑞最早的班子被称为“八大金刚”,芜湖市政府从各部门抽调了八个人来负责这个项目。但此时却发现缺少一位会干汽车的领头人。詹夏来跑遍全国各个汽车企业,直到在一汽上厕所的时候,碰到一个安徽口音的老乡,此人正是现任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,时任一汽大众的总装车间主任。
 
架不住父母官的软磨硬泡,尹同跃辞去了一汽的铁饭碗,毅然南下回到家乡。回来的第一件事,便是召集合肥工业大学汽车系的老同学——对于这些散布在全国各地的同门师兄弟来说,那时候除了“三大三小”,没有人能干轿车。突然在长江边上冒出来一个要干轿车的师兄弟,宣称要做一个民族汽车工业品牌,立刻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有志者,浩浩荡荡地奔赴了这个长江边的小城。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